主页 > 叫做物流 >加速时代,中产阶级的危机 >
加速时代,中产阶级的危机

2020-06-19


加速时代,中产阶级的危机

机器人并非注定要抢走所有的工作饭碗,除非我们让它们这幺做;若我们不在人力、教育和创业等领域上加速创新,若我们不重新想像从初等教育、工作到终身学习这整条输送带,才会发生机器人抢走所有工作饭碗的情境。

中等技能的高薪工作,如今走上了相同于柯达软片的式微之路。在加速时代,动物园里已经逐渐没有这种动物了。高薪资、高技能的工作仍然存在,中等薪资、中等技能的工作也还存在,但中等技能的高薪工作已经不复存在。

想在现今的职场上成功,就得像LinkedIn(领英)的共同创办人雷德‧霍夫曼(Reid Hoffman)说的:投资于「自创」(the start-up of you),人生是永远的测试版。没有一个美国政治人物会告诉你这件事,但每个老闆都会告诉你这件事:你不能只是现身工作,你需要一套成功计画。

和加速时代的其他任何事物一样,为了取得并保住一份工作饭碗,你需要维持动态稳定,必须持续不停地踩着踏板或划桨前进。线上互动式程式设计学习平台Codecademy的共同创办人札克‧西姆斯(Zach Sims)认为:「你现在必须懂得更多,也必须更常更新自己懂的东西,用你懂的东西发挥更多创意。」,而非只是做一些例行性的工作。

中产阶级职业,同时被拉往四个方向
每一个中产阶级职业,如今被同时拉往四个方向。如果想要训练人们在这样的世界中成功,就必须重新思考每一个方向,了解需要哪些新技能或态度,才能够找到工作、保住工作,并在工作中进步、成长。

首先,中产阶级职业被「向上提升」(pulled up)得更迅速,需要更多的知识与教育,才能够有成功的表现。为了争取这些工作机会,你需要更多的3R――读(reading)、写(writing)、算术(arithmetic),以及更多的4C――创造力(creativity)、协作(collaboration)、沟通(communication)和程式设计(coding)。

其次,每一种工作也被「分裂」(pulled apart)得更迅速。举例而言,乳牛挤奶人这项工作的内容,可能变得非常多元化且分散。这项工作的高技能部分可能向上提升――你必须学会电脑演算法、变成了解母牛解剖学的兽医,或是变成能够分析一头母牛行为的大数据科学家。在此同时,这项工作的较低技能部分――将乳牛赶进和赶出挤奶棚、清理粪便等,可能被「向下拆解」(pulled down),交给用最低工资雇用的任何人,很可能很快就会交给机器人。这是职场的大趋势:每份工作需要技能的部分,将会需要更进阶的技能,市场也会对这些技能支付更高的报酬,至于重複性质、更容易被自动化的例行性工作内容,则将交给领取最低工资者或机器人执行。

在此同时,每份工作也被「撤出」(pulled out)得更迅速。现在,有更多机器、机器人,以及印度和中国的工作者,一起竞争整份工作或更多的工作内容。这导致工作者必须更加自我激励、努力不懈、坚毅地学习新技能或社交情绪技巧,透过终身学习,使自己比机器人、印度人、中国人及其他任何有技能的外国人领先一步。
最后,如同前述,每份工作也被「向下拆解」得更迅速,不但更容易被拆解、外包出去,过时的速度也会更快速。这导致需要在每一个层面,展现出更多的创业家思维:持续寻找新利基、新机会,以开创可以赚钱和创造就业的事物。

所以,最起码,我们必须改革教育体制,增加这些必要技能及特质的培育,加强读、写、程式设计及数学基础,提升创造力、思辨能力(critical thinking)、沟通力及协作能力,同时培养恆毅力、自我激励及终身学习的习惯,并致力于促进在每个层面上的创业精神和即兴力。

摘自《谢谢你迟到了》

加速时代,中产阶级的危机

数位编辑整理:廖佩汝
Photo:pixabay,CC0 Licensed.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
相关文章
今日焦点
一周热榜